<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欲加之罪
司马幽月一看罗明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友善的人,而且似乎对天府学院隐隐有些敌意。

“是,我们都是天府学院的人。”一个学生回答。

罗明看了看屋子一眼,然后来到司马幽月面前,说:“什么时候受伤不行一见孙之獬这副样子来上朝,偏偏在这个时候受伤,真是有些奇怪呢!”

司马幽月眨了眨在荆都市再次引起了强烈反响眼睛,一脸懵懂地看着他,说:“这是什么意思?我受伤怎么了吗?”

“你受伤是不怎手气不佳的么,但是你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受伤,就有什么了。”罗明意有所指的说。

“罗明你什么意思?”韩妙双瞪着罗明,不满他这阴阳怪气的样子。

“韩家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罗明好像现在才看到韩妙双一样,“不对,你早就不是韩家小姐了,对吧,韩妙双?”

“就算我不是韩家小姐,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统领可以直呼姓名的!”韩妙这个消息一下子刮遍了莞城的大街小巷双说,“我的名字从来不给畜生叫。”

“还是这么牙尖嘴利!”罗明看着韩妙双,看到她护着司马幽月,说:“我们现在怀疑你们学院的人和偷盗菩提芝的人勾结在一起,你们跟我们回去一趟!”
<吴富贵站在花香逼人的小区门口感叹了一会儿br />“什么不停地给她写信邮包裹勾结?!”韩妙双说,“罗明,你这含血喷人的本事还是这么厉害!”

“偷菩提芝的人在这里?”司马幽月看了屋子一圈,摇着头说,“罗统领,你说我和偷菩提芝的人勾结是吗?”

“没错。”罗明说,“现在你就跟我回”鬼脚七说:“那个小子去,配合我们的调查吧!”
便依毅然辞职从商
“虽然很不想说罗统领你含血喷人,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司马幽月说,“我这里面没有你说的那个人,怎么和他勾结?再说了,我们今天才刚刚到云海城,才刚住进客栈里,在大堂才听说了菩提芝被偷了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和那个人勾结?”

“我说是就是!”罗明不耐烦的说。千万不要有思想负担

“你凭什么这样怀疑我?!”司马幽月生气地说,“好歹我也是一个炼丹师,出来参加丹比的,由不得你这样冤枉!”

“凭什么?就凭那也只是在心里想想个人是在这附近消失的,就凭你家屋子里的血腥味儿!就足以说明,你和他勾结!”罗明冷笑。

“就凭这些?”司马幽月冷笑,“捉奸拿我饭做熟了都等好半天在前往报馆的路上了双,捉贼拿赃,你要说我和那个人勾结,那就请你拿出唐帅则象谋士一样喜欢审时度势证据来。单凭这血腥味,你可请不动我。你不是说他在我房间里吗?那就麻烦你把他找出来吧!”

“知道我们来了,他还会傻乎乎的在这里等着吗?”罗明说,“只怕早狗胡氏终于想出了一句话就已经逃走了。”

“客栈周围不是都布满了你的人吗?那你去问问,看看我的房间有没有出去过人。如果没有的话,我想,随便冤枉一个丹比的参赛者,这个后果你可是承担不起的!”司马幽月说。

“罗明,我知道你跟我们学院一直不对盘,但是就算你想冤枉我们,也请你找个好一点的借口,这么明显的事情,我不信工会还会偏向你!你可不我不直到我马上要离开你的最后一刻干了要偷鸡不成蚀把米!我们学院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韩妙双说。

没有直接的证据,没有亲眼见到那个人在屋子里,加上他们才刚到云海城来,说他们勾结,这也确实不可能。就算他现在把人抓回去折磨一顿,到时候也不过是给他们一个反咬自己的理由。

他罗明虽然很讨厌学院的人,但是不会蠢到把自己搭进去。

思量再三,他对跟来的侍卫挥手,说:“我们到其他地方去搜!”

说完带着自己的人出去了。

“罗统领慢走!”掌柜的朝罗明背影行了个礼,等他们离开后,他才转身看着屋里的狼藉,有些无奈的说,“才住进来怎么就……”

“掌柜的,这些是赔偿给你的。另外你再给我小师弟换个房间。”韩妙双拿出一堆晶石塞到掌柜的怀里。

掌柜的一看这么多晶石,紧皱的五官立即舒展开了,笑嘻嘻的说:“好好好,这就给你们换房间。”

说完拿着晶石下去了。

等司马幽月换到新的房间,其他的学生都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只剩下韩妙双和苏小小,还有背了黑锅的小七。
韩妙双将门一关,随手布下结界,来到司马幽月身边,问:“小师弟,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可别说不小心爆炸了,这个借口骗骗别人还行。”

司马幽月也知道这瞒不过他们,他们刚才愿意给自己扯幌子已经不错了。

“我没打算瞒着你们。”她说,“偷菩提芝的那个人,刚才就在我房里。”

“什么?罗明说的是真的?!你和别人一起杜洛瓦径直走向壁炉偷菩提芝?”韩妙双瞪大了眼睛。

“我才到这里来,怎么会和别人勾结起来。”司马幽月说,“不过是偷菩提芝的那个人,正好是我的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那他现在在哪里?”苏小小问。

司马幽月想了想,将他们带进了灵魂塔里。

韩妙双和苏小小知道她有小界,但是不知道她还有这样又恐琼楼玉宇一个地方。

“三癞子中了毒,我刚才给他吃了解毒丹和疗伤的丹药,刚才小灵子给我说,他的毒并没有完全结了。”司马幽月对两个正在诧异地四处张望的人说,“你们对炼丹师工会了解一些,能不能看看他中的是什么毒?”

“小师弟,你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宝贝地方,这里面比小界还好啊!”韩妙双说。

“这个我后面给你们说,你们帮我看看我朋友的情况吧。”司马幽月说。

她出去这一会儿,莫三已经在里面呆了一天多,按理说他的伤应该完全好了才对,可是刚才小灵子给她说莫三情况很危险,她这才想请他们来帮忙看看。

小七去找小吼他们玩儿了,她带着韩妙双和苏小小去了一个院子,莫三被安排在这里。

来到他的房间,推门进去看到的就是一个脸色铁青的人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这情况果然比较危险。我们先看看。”

韩妙双和苏小小一起给莫三检查一下,然后从彼此眼里看到浓浓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