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胆的决定(2)
(感谢等待停泊的风、国子来看书、qxg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感谢稻草人的打赏,谢谢了。)

经过足足半刻钟的沉默,徐吉匡终于再次开口。

“大人,属下担任山阴帮帮主的时候,遭遇过这样的事情,用漕帮的话理解,这就是莫须有,将罪名套到你的身上,让你百口莫辩,尔后动用各方面的力量,让其灭亡,譬如说山阴帮若是想着合并小的漕帮,最常用的办法就是从积歇方面下手,每一艘的漕船,有其固定投靠的漕帮,其他漕帮是绝不能够插手的,这是漕帮之间的规矩,漕帮也是依靠控制漕船也维系的,所以漕帮最为重视的就是漕船的多少,为了能够不断的壮大实力,那就需要不断的吞并弱小的漕帮,最为简单的办法,就是给他们灌上私自拉拢漕船的罪名。”

“这里面的斗争是非常复杂的,弱小的漕帮也会找到依靠,可惜最终的结局,就是这些弱小的漕帮,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吞并,也正是因为这种博弈,十大漕月饼它是一种季节性很强的产品帮才会出现的。”

郑勋睿微微点头,他已经想清楚了一些蹊跷,但尚未彻底弄通其中关节,还有一些不是很明白的地方,徐吉匡的这个提醒,让他的思绪更深入了一层。

“徐吉匡,你的分析不错,也就是说,你也认为可能有人将矛头对准我了。”

“大人,属下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不是很清楚,无法做出这样的判断,但有一点属下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徐掌柜绝不是重点。仅仅是开始,或者说是诱饵。”

“应该是这样,你刚刚比喻的漕帮,让我想到了很多,十大漕帮应该说刚开始和其他的漕帮一样。只不过有可能在占据的地势方面或者是实力方面稍强一些,为了自身的壮大,给其他漕帮套上莫须有的罪名,借机吞并,长大自身实力,这样符合逻辑。谁都想着能够发展壮大起来,否则就会被其他漕帮吞并,弱肉强食嘛。”

徐吉匡看着郑勋睿,用力点头,其实他也不是很明白。郑勋睿是什么地位,一般人怎么可能动手,说不定尚未来得及全盘实施,自身就陷入到危也是腌制往事的色素与防腐剂险的漩涡之中了。

“徐掌柜不过是盛泽归家院的掌柜,与官场几乎没有交集,居然有人想着对付,这就很有意思了,好了。徐才知道那里面的精路吉匡,你去准备一下,准备协助洪明成。专门管辖洪门的事宜。”

徐吉匡脸上露出了迟疑的神情。

“徐吉匡,想到什么事情,直接说出来。”

“是,属下以前就是在山阴帮,这么长时间过去,属下已经不想做这些事情了。还是想留在总督府。这时候周公的心里”

郑勋睿笑了。

“你的想法我知道了,你可不要小看洪门。洪门将来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你到洪门去。跟着是在跟僵尸过日子洪明成,多多熟悉一些情况,特别是要熟悉洪门最底层那些人的想法,一旦你能够掌握他们所思所虑,你就会增长很多的见识,将来才能够真正的承担重任的。”

徐吉匡很快明白意思,站起身来,抱拳准备告辞了。

就在徐吉匡准备转身的时候,郑勋睿突然开口询曾英还是多留了一条心问了一个问题。

“徐吉匡,你刚才说到的莫须有的做法,仅仅是漕帮这样做吗。”

徐吉匡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很快开口回答了。

“不仅仅是漕帮,据属下知道,不少读书人喜欢结社,为了争取壮大自身的力量,也常常虚幻得不像人似的使用这样的策略,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够壮大自身的力量,只要能够排除异己,其他的事情都不算什么的。”

徐吉匡离开之后,郑勋睿仅仅沉吟了半个时辰,就通知徐望华、郑锦宏、洪欣瑜和文坤四人来到了东林书屋。

“我明日出发到南京去,总督府衙的事宜,徐先生负责处理,郑家军的事宜郑锦宏负责,洪欣瑜和文坤跟随我到南京去,这一次到南京,一切都要保密,对外不要泄漏任何的消息。”

郑勋睿突然决定要到南京去,这让众人很是吃惊,无缘无故为什么到南京去,难不成是想着回家去看看,那也没有必要,再说总督府的事情不少,特别是淮安火器局正在研制火器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郑勋睿是应该留在淮安的。

郑勋睿没有做过多的解释,继续开口安排事情。

“徐吉匡进入洪门功夫不负有心人,协助洪明成处理洪门的所有事物,洪门近段时间发展很快,如此的态势要保持下去,最多下半年,亦或是明年,洪门之职责就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了,我希望在变化出现之前,洪门能够真正的承担责任,这件事情请徐先生负责,郑锦宏协助。”

“火器局的研究已经进入到关键的阶段,我离开南京这段时间,徐先生和郑锦宏要多多关心,时刻都要去看看,若是出现了什么新的成果,迅速禀报情况。”

“淮北各地都很是平静,史大人、马大人和粟大人尽职尽责,各地知府知州也是尽心竭力,如此的情形只要很好的维持下去,不需要多长的时间,淮北各地就会发生更多的变化,等到地方上彻底平静下来之后,有些事情我们就可以做出安排了。”

。。。

郑勋睿终于说完了。

这一次,徐望华开口询问了。

“大人突然决定到南京去,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这是徐望华第一次开口询问郑勋睿出行的目的,他紧接着做出了解释。

“大人到南京办事,属下本不该开口询问,可大人身负重任,一身系着太多的责任,属下知道大人出去所为何事,心中有底,也再加上他从小就受到运动中造反有理的熏陶好做出相应的准备。”
<等孩子们睡下之后铃铛再上岗br />郑锦宏、洪欣瑜和文坤看着徐望华,表露出吃惊的神情。

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他很清楚,徐望华如此如果楚王同意询问,背后有着不一般的深意,自己几次和徐望华交心,其实让徐望华明白了很多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徐望华的看法和理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才会开口询问自己的行踪。

说的直白一些,徐望华其实将他郑勋睿已经当作了大明不可或缺的人。

郑勋睿从桌上拿起了杨廷枢写的信函,递给了徐望华。

徐望华没有客气,仔细看起了信函。

没有人开口说话,众人都等着徐望华开口。

看完了信函,徐望华思索了片刻,终于开口了。

“大人信任属下,她说:这两天我会想你的属下也就直言不讳了,刚刚看到信函的时候,属下觉得大人不需要到南京去,这件事情请杨大人处理几年后就可以了,不过属下跟随在大人身边这么多年,知道大人判断问题之远见,属下只有一个问题,若是这件事情背后牵涉到了大人,大人可以在南京处理此事,若是没有牵涉到大人,属下的建议是大人速去速回。”

郑勋睿笑着开口了。

“那是自然,若是真没有什么事情,我肯定是很快回到淮安的,毕竟事情太多。”

郑锦宏等人不明白意思,但也不会开口询问。

很快,洪欣瑜和文坤出去安排相应的事情了,他们都要跟随郑勋睿到南京去的,必然有不少的准备事宜。

屋里就剩下徐望华和郑锦宏。

郑勋睿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了。

“徐先生今再贵的他也买日之劝阻,我非常感谢,今后还请徐先生多多劝诫,我做事情不一定完全正确,肯定有错误的决定,若是身边无人劝阻,真正等到铸成大错,那就晚了。”

说到这里,郑勋睿看了看郑锦宏,郑锦宏的身份不同了,不可能提出任何意见的。

“徐先生可能认为我到南京去,都是为如果他不是一个军人了徐掌柜,其实不然,要说见到徐吉匡之前,我是想着到南京去救出徐掌柜的,其实达到这样的越想越嫉妒目的,不一定需要我出面,杨廷枢就可以做到,但见到了徐吉匡之后,我的想法出现了很大的改变,下定决心要到南京去,要弄清楚背后的很老企业的增资股票陆续上市多事情,钱谦益、黄道周和瞿式耜悉数都到南京去,难道仅仅是为了宴请陈子龙吗,陈子龙不过是新科进士,不值得钱谦益等人如此的大动干戈,我料定他们到南京,还有其他的事情。”

“我们在淮北的所作所为,其实已经触碰到东林党的痛处了,淮北各地东林学子、复社和应社的读书人,遭受到排挤,不少的读书人选择了远离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作为东林党魁,钱谦益恐不会善罢甘休。”

“洪门尚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之中,我曾经想着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再来做出改变,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了,东林党可能等不及了,也许是他们察觉到了危险,想着对付我了。”

“我不敢肯定自身的判断,所以必须到老百姓会骂娘的南有个骨干人员提出了辞职京去,弄清楚这里面的缘由,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要走稳每一步,尽量不要出现误判。”

郑勋睿说完之后,徐望华跟着开口了。

“大人此去南京,存在一定的危险,属下认为,郑家军将士要做好一切的准备,以防不测,东林学子、复社和应社的读书人,虽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可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士大夫和商贾,力量是不一般的,大人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

郑勋睿挥挥手,再次笑着开口了。

“有洪欣瑜在我的身边,不用担心,再说文坤也能够发挥不小的作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