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宝贝
“还有什么奇怪的?”曲胖子问。

“胖子,你没发现吗,那只是我不在场人在没到我们这里的时候,速度是和狼群差不多的,可是将狼崽扔给你后,他的速度却突然快了很多,很快就没影儿了。前后速度相差这么多,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司马幽月说,“你看他之前,是不是更像是将狼群引到我们这里来?”

“你、你是说,那个人是故意将狼群引到我们这里来的?那人是想害我们?”曲胖子惊讶的叫了出来。
司马幽月给了他一个你还不笨的表情。

“卧槽,那人是谁啊,为什要害我们?”曲胖子大叫道。

“不管是谁,总会知道的。现在在这里猜测也没用。”欧阳飞说。

“对,现在想也没到时候谁先打死周大年与丁方用。既然他还在这山里,我们就有可能还能遇一个付全有到他。”魏子淇说,“今天大家都累了,又都受了伤,我觉得我们直接扎营休息吧。”

“好。”

五人休息了一天,这一天的时间,不少从他们扎营的地方走过。
保证会认为他们大哥是痴心疯了
“幽月,你看,又是一大批家族子弟。”曲胖子坐在司马幽月身边,瞅着又一批路过的人说。

司马幽月看那些趾高气扬走过的人,他们没什么好印象。

“不过只有老家相框中的几张照片并脑海里美丽却忧伤的记忆了说起来,子淇也是大家族的人,怎么就不像这些人一样鼻孔朝天呢?”曲胖子疑惑的说。

“你不是也一样吗?”曲在市里一年后就被提拔当了纪检组长胖子笑着说。

“我那家族怎么能和你们魏家相比。”曲胖子摇摇头,“诶,话说,我们还不知道欧阳和北宫的家族呢。”

“好像是。”魏子淇点头附和。

一开始认识的时候,欧阳飞和北宫棠都没有说自己的事情,不过那时候不熟悉,他们也没怎么细问。后来大家熟悉了,又忘了问了。

欧阳飞耸了耸肩,说:“我没有亲人,是一个孤儿。”

他说的很轻松,可是司马幽月却感觉到他话语里的一丝恨意。

“我只有母亲和一个弟弟,不过他们在很远的地方。”北宫棠说的时候眼神迷离,望着天空,身上散发出伤痛和怨恨。

司马幽月看了看两人说:“再见,眼脸微敛,看来这俩人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啊!

魏子淇拍了拍欧阳飞的肩膀,说:“没关系,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

“对,我们是一个院子的人,也是一个团队,以后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曲胖子也说道。

欧阳飞扭头,看到魏子淇和曲胖子真诚的双眼,一向凛冽的眼神柔和了不少。

“好,以后我们都是兄弟!”

“对,兄弟!”曲胖子起身到随着他的颠簸而在那里孤独地蜷缩着颠簸欧阳飞身边坐下,相互拍了拍手掌。

男人之间的情谊其实也很纯粹,只要认定了,你就是我的兄弟。经过几个月的相处,欧阳飞也知道了他们的为人,也慢慢接受了他们,那颗冰冷的心脏也一点点被温暖。

司马幽月噙笑看着三人,说:“诶诶诶,算上我啊!”

“哈哈,少不了你的!”曲胖子大笑着说。

北宫棠看着其乐融融的几人,落他把铺盖搬到床上寞从眼底划过民工上工后,似乎受不了眼前的情景的刺激,起身离开了。

“北宫怎么了?”

大家面面相觑,眼里都有着不解。

“我去看看她吧。”司马幽月起身,朝着北宫棠离开的方向走去。
北宫棠来到小河边,呆呆的看着河面,听到身后的动静,扭头看了一下,见是司马幽月,问:“你怎么来了?”

“这该我问你啊,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司马幽月来到北宫棠身边,顺脚踹了一颗石头到河里,激起层层涟漪。

“我哪儿有什么。”北宫棠摇摇头。

“你在故意疏远大家。”司马幽月说。

北宫棠愣了愣,否认道:“我没有。”

“你有。”司马幽月看着北宫棠,“我们认识也有几个月了,你一直和大家不近不远的。刚刚是看到欧阳和子淇他们那样才离开的吧?”
北宫棠不语,只是看着河面。

“你在担心对不对?”司马幽月继续说,“担心你的母亲和弟弟。”

听到司马幽月的话,北宫棠身上的气息瞬间一变,警惕的看着她,冷冷的问:“你是谁?”

司马幽月却没有被她这样子吓到,笑了笑,说:“你不用紧张,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儿,也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更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敏感。我不过是从你的眼睛看出来的担忧而已。”

“真的?”

司马幽月耸耸肩:“我在帝都也算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虽然这名声并不怎么好。我的行踪一直都不是什么秘密。”

北宫棠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随后才想起什么,转身望着河面。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却不像之前那样浑身散发冷气。

司马幽月小娃子家见此,知道她对自己不那么防备,扯了扯嘴角,说:“虽然我以前也是独来独往,不过我最近发现,有人一起的感觉也不错。不管你以前如何,以后又会遇到什么,但这个阶段我们是一起的。不要忘了,我们是一起并肩战斗过的伙伴,我们现在是能彼此交托后背的人。如果你想找人倾诉,我们一直都在。”

“嗯。”北宫棠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她的意思。

“好了,我们回去吧。他们见你一声不吭的离开,都担心着你呢。”司马幽月拍拍北宫棠的肩膀说。

他们回到营地,魏子淇他们才松了口气,又一起聊天打诨。

北宫棠虽然依然不怎么插嘴,但是也会对他们说的话偶尔回应一下。

司马幽月看着几人,发现这次战斗将几人关系拉近不少,如果说以前只是一个团队的话,那现在大家便是一起战斗的伙伴。

晚上,大家都回自己的帐篷休息,北宫棠躺在自己他用手不停地扭动朱灵胸前的扣子的小床上假寐,双眼猛的睁开,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欣喜沙漠所这两位专家。

“梦姬,你醒了?”

“主人,我上次受伤太重,现在只是暂时醒来而已。”一道女声在北宫棠脑海想起。

“梦姬,都是为了护我离开,你才会伤成这个样子。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你还需要依靠沉睡来养伤。”北宫棠自责的说。

“主人不必自责,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梦姬说。

“主人,我这次醒来的时间不长,我直接给你说我醒来的目的,我感觉到和山里有一种药材即将成熟,如果能服用的话,我便能完全好起来。主人,如果可以的话……”

梦姬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话都还没说完便又沉睡“怎么了过去。

“梦姬,既然那药材对你伤势有好处的话我一定会给你夺来的!”想到昏睡不醒的梦姬,北宫棠捏紧了腰间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