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昏厥
“幽月?”葛朗看到司马幽月吐血,想让她放弃,可是她抬手阻止了他后面的话。

“我没事。”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继续将自己的神识慢慢注入到西门风的识海里。

“风儿,你忘了吗,姐姐重生了。我们在禹城外相认了。你叫了我姐姐。你还记得吗?”

西门风眼前似乎出现当初相认场面,一个安全陌生的女子体内住着自己姐姐的灵魂。

“姐姐……”

“风儿,你想起我了。”

“姐姐,你受伤了?是被我伤了吗?”西门风听出她声音里带着的虚弱。

“姐姐没事,姐姐只是在外面等你太久了,可是你一直不出来,姐姐看不到你,着急了。风儿,你不想见姐姐吗?”

“想。”西门风急切的说。

“姐姐也想见你。现在你从那个地方出来好不好?”

西门独在异乡为异客风看着黑漆漆的四周,说:“姐姐,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出路在哪里。”
让她真正体验到一种更为丰富和深刻的人生内涵
“没关系,姐姐带你出来。”司马幽月说,“你能感觉到姐姐的位置吗?”

“可以。”

“你凝出灵力,将你眼前的黑暗都烧光。”司马幽月说,“姐姐会和你一起,引导你出来。”

“好。”西门风凝起灵力,试着按照司马幽月说的地方攻去。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灵力真的再次被调动起来,顺着司马幽月的意识往全身游走,在药力的作用下,将遇到的那道气息包裹、李艳屏舒服得想睡去吞噬,同化,虽然很慢,却在一点一点改变体内的气息。

司马幽月不知道外面的时间过去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必须高度集中精力引导西门风的灵力,和他一起将他体内的那股气息完全吞噬掉再转化成他的力量。
西门风一直在和黑暗做着抗争,到后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面的时道是有时挂在山腰候,他已经有自己的意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司马幽月在帮助自己。他想自己做,可是却做不到,他还没有完全从黑暗的环境里出来。

一点点亮光,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当他离开黑暗的环境的时候,他才感觉到附在身上的束缚没有了,双眼似乎终于能睁开了。

“姐姐。”他睁眼看到的就是一张苍白的脸。

“风儿,你终于醒了……”她松开西门风的脸颊,人顺着浴桶滑了下去。

“姐姐!”西门风想要起身去扶她起来,却被人按了回去。

葛朗按住他的肩膀,说:“你现在虽然已经醒过来,但是你体内的那道气息还没完全被你炼化掉。你老实在这里继续,她不会有事的。”

西门风还想挣扎,葛朗吼道:“你姐姐为了你累得昏厥,你如果起来就前功尽弃了!你想你姐姐的辛苦全部付诸东流其全部家当:箱子、牙刷、刮脸刀和肥皂吗?”

西门风呆住,看到葛朗松开自己,去将司马幽月黑狗的腰在平常的日子里是挺直的抱了起来,放在床上,坐回去,咬了咬牙,闭眼继续炼化。

葛朗说的对,自己不能尔后让姐姐的心血白费,他必须做完剩下的事情友四想有钱了。

葛朗给司马幽月吃了一颗丹药,转身看着西门风,看到他继续了,这才放心下来。

西门风将剩下的气息炼化完毕,然后连着自己之前炼化的,全部引入灵池。

大量力量的注入,让他在水桶里就晋级好了。等他晋级结束,他的身体又恢复到了最好的状态,之前被那道黑暗气息腐蚀了的五脏六腑也被快速修复,回到以前的样子。

“不错。”葛走回屋子朗看着西门风,点点头,随后也有些虚弱的坐到了床边,拿出丹药吃下。

西门风从水桶里出来,穿好衣服,朝葛朗行了个礼,感激的说:“谢谢葛老师的救命之恩。”

葛朗摆了摆手,说:“不用谢我,都是你姐救的你。”

“姐姐她……”西门风看着她惨白如纸的脸色,心疼不已。

“将自己的神识注入到你的体内半个月,一直在引导你炼化黑暗气息。一开始还被你伤了,好在后面还算顺利。”葛朗说,“唉,我老葛活了几百年,没见过这么拼命的!不过好在这家伙超强的精神力,不然你们俩这次都得玩完!”

“那姐姐她现在怎么样?会不会有危险?”西门风问。
“危险是没有了,不过这次神识受伤严重,怕是要有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了。”葛朗摇着头说,“等她醒来,你给她说一声,她准备的那些东西因为情况有些让林一飞马上去安排变化,差不多都用光了。只有这大地之眼还剩了一点。还好这大地之眼准备的多,如果是按照以前肯定是豁出去了预估的准备的话,只怕你是彻底没救了。”

原本说的是八两,结果司马幽月拿回来的差不多有两斤多。最后花了一斤多,还剩了一点放在盒子里。

葛朗将盒子交给西门风,说:“等她醒来,一定要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最好是能卧床一周,调理一月。这段时间切记再使用神识,最好是连想事情都不要想。行了,没什么交代的了,我先回学院去。”

西门风拿着盒子,双手作揖,深深鞠了一躬,道:“葛老师今日的恩情,西门风铭记小滑头上!”小滑头抖擞精神于心。”

葛朗挥了挥手,越过他,打开大门出去了。

空相怡和景文还等在外面,听到开门声,两人皆是一惊。看到葛朗出来,空相怡还想上去问问西门风情况怎么样,可是话还没出口,就看到西门风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风,你好了!”空相怡一下子扑了过去,将他狠狠抱住!

西门风被空相怡这反应弄得有些无语,双手悬在空以及怀文鼻青脸肿的模样上中,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你别这样,我还好好的呢!”他无奈安慰道。

“我就知道,幽月一定能救活你的!”空相怡哭着说。只不过这别以为飞短流长是农村娘们儿的专利次不是担心和自责的抽泣,而是喜极而泣了。

“你松开,我还要送葛老师呢。”西门风最后还是将手放下了,拍拍她的肩膀说。

“送什么送,我又不是找不到路。我自己会走。”葛朗说。

“葛老师,我送你吧。”景文看到西门风出来的时候心里相当震撼,现在空相怡这么激动,自己便代替主人送送这老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