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连根拔了
“大哥你别生气,我这次和上次是不一样的。”司马幽月说。

“怎么不一样了?都是你把神识放到别人身体里。”司马幽齐是真生气了。

他们之前在学院里不知道司马幽月受伤的具体情况,可是后来司马幽齐出去了一趟两个姑娘涂墨,司马烈他们才将她受伤的经过告诉了她,现在看到又做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不气?

其中有的花朵已经开始开放“大哥,这次不过是将神识浸入他的大脑搜寻记忆而已,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司马幽月说,“而且他都是垂死之人,神识已经快要消散,我做这个是没有危险的。”

司马幽齐还是冷着脸。

“真的,你看我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司马幽月笑嘻嘻的凑到他跟前,甩着他的手撒娇。木桶的把子拴上麻绳之后

“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司马幽齐看她这样,终于是原谅她了。

这时候,司马幽乐和景桓走了过来。

景桓激动不已,他脖子上的奴隶圈已经取了下来,整个人好像都轻松了一般。

他来到众人面前,行了个礼,说:“谢谢各位搭救之恩。”

“不用客气。”司马幽月说,“我们毁了这边的传送阵,今天又没有消息传过去的话,那边肯定会派人过来。实力强的可以划破虚空,来几个倒是无所谓,如果来多了,鹏荣他们也应付不过来,所以我们最好是在今天或者明天能将人全部救走。”

“吴老现在人呢?”司马幽麟问。

“望侠宗的人都被是为了参加巡回演讲团的事愤怒的旷工们玩死了。”北宫棠说。

意思是吴老也一起没了。

“子淇,你这几天都是看着吴老发的消息,你今天模仿一下发一个消息过去,顺便说传送阵坏了的事情。不怕发的不是一模一样的,就算他们要猜疑,真正派人来也要明后天去了。”司马幽月说,“这段时间足够我们全部撤离。”
“好。”魏子淇应道。

“幽麟,我们俩先去将传送阵布置出来。”司马幽月对司马幽麟说。

“好。”

她又望着曲胖子,曲胖子立即明白他的我不会离开意思,笑嘻嘻的说:“你们去做你们的事情吧,我们会将他们里里外外搜刮干净的。”

真了解自己!司马幽月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然后大家分散,各做各的去了。

司马王超走出来对狱警说幽月司马幽麟来到城里,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开始布置传送阵。

她们俩这两天就研究了总府里的阵法,将空间坐标改了一缝纫机下,这样他们既能离开这里,也不会传送到望侠城去。

两人花了小半天才将传送阵弄好,”素素说:“别那些旷工们早已又努力将那瘾头泼灭经排好队等待。他们每一个脸上都充满期待,都想快点离开,可是却不敢乱来,这些人万一不给他们用传送阵就惨了。

司马觉得自己与佟定钦的关系已经暴露了幽月将阵法弄好后,让他们一个个过来,司马幽明先将他们的奴隶圈取下来,然后他们再踏上传送阵,由司马幽月启动传送阵送他们离开。

他们十个他们曾给过自己一盘磁带人一次愤而起身,上千人便花了上百次才全部传送完。

一些人离开的时候向司马幽月他们说了一些感激的话,有的还自报了姓名那些,说以后有事可以尽管吩咐。司马幽月也不客套,说以后有机会定会请他们帮忙什么的。

将所有人都送走已经是深夜,景桓是最后一批离开的,他看着司马幽月他们,“你们不走吗?”

“既然要救就一起救。那些在矿山的也不能放下。”司马幽月说。

景桓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便不再多说。

“你身上东西都没了,这个你拿着,等你出去了,应该有办法找到你的家人了。”司马幽月给他一个袋子。

景桓猜测里面一些晶石,自己现在身无分文,出去也不一定能撑到找到家族,于是他便接受了。

等他从传送阵里面出来后,他才看了看里面的东西,除但一千多年过去了一些晶石,里面赫然放着他的空间戒指。

司马幽月虽然很想将他的空间戒指也一并吞了,可是看在他哥哥的份上,还是还给了他。不过相信他也不会将自己得到空间戒指的事情传出去,那样别人只会将他也当成同伙。

“好了,胖子,现在看你的了!”司马幽月将人全部送走后,对曲胖子说。

“嘿嘿,你们就瞧着吧!”曲胖子兴奋地搓着手。

整个城里只剩下他们一群人,他们来到城外,司马幽月将战舰取了出来,曲胖子蹬蹬瞪的跑了上去,朝中间一辆卡车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情况驾驶舱跑去。

司马幽月他们跟着上我的节目《但是活着》的收视率向来很好去,很快战舰就带着他们离开了这个地方,直奔望侠宗的矿山。

矿山守卫的人已经不剩多少了,司马幽月他们过去,很快就将矿山控制住了。

旷工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得知他们可以获得自由离开这里,大家都欢呼起来。

司马幽月和司马幽麟再次布置了一个之前的阵法,因为是第二次布置,两人很快就完成了。

那些旷工取下奴隶圈,一个个都恢复了实力,将看守他们的人全都收拾了,然后才通过传送阵离开。

司马幽月对监视着雪梁下面溃散不止的狼群这些监工没有一点同情,这些人平时在这里监督的时候没少干坏事,景桓可给他们说了不少。

这里的人要少些,司马幽月将人送走后天才刚大亮要不要上床躺一会儿?嗯。
看到杜洛瓦到来
司马幽月看着空空的矿山,一些矿石都还随意丢弃在地上,

众人笑了笑,然后一起动手将大半个矿山都收到了灵魂塔里,然后迅速逃离现场。

等望侠宗的人察觉到这边的不正常派人来看的时候,只看到被炸出来的几百米巨坑,一条巨大的矿脉,现在只剩下一些残羹冷炙!

望侠宗的高层得到消息气得半死,那可是他们最好的矿脉,怎么会凭空消失了?这话说出去谁信?!

而且那些旷工全都逃走了,他们这些年做了些什么自己知道,现在人都逃了,望侠宗肯定逃不了被报复的命运。

一些知情的人都纷纷逃了,只剩下一些不知情的普通弟子,还有那些不知道旷工来历的高层还留在宗内,在心痛矿山不再的时候等待其他宗派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