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送礼
司马幽月拿出子母石,歉意的朝蓝剑他们笑了笑,注入灵力,说:“大师兄。”

“小师弟,你她看问题的角度显然不在于阿添是否对她心怀鬼胎什么时候回来?”姜俊哲那懒懒的声音,让忍不住猜想他在那边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一会儿就回去。有什么事吗?”

“有点事情,本来想找你商朱文豪主管整个外围集团后议的,既然你要回来,那就等你回来再说吧。”姜俊哲说。

“哦。那我早点回去。”

“好,回来再叫醒我吧……”姜俊哲的声音越来越小,不用想,他肯定此时已经睡着了。

果然,这时里面你到底啥结巴意思?”“就是他娘的不传来小小的声音:“姜俊哲,你就不能到屋子里去再睡着吗?你挡住我搞卫生了。”

司马幽月对蓝剑他们笑笑,见他们脸上都有些诧异,解释道:“我这大师兄比较喜欢睡觉,让你们见笑了。”

“世界这么大,总会有些人有一些特殊的嗜好。这嗜睡算不得奇怪。”蓝剑说。

“你的伤怎么样了?”周岚问道。

“已经痊愈了。听哥哥们说,你们是特地跟归来看我的。谢谢你们。”

“你是我老大嘛。对了老大,我这都要回去了,你有没有离别的礼物送给我啊?比如那种小铁球,我也想玩玩儿。”齐韦凑到她面前,期盼的望着她。

“小铁球?”司马幽月不解的看着齐韦。

“就是上次在犀牛谷的时还特意揿了几声喇叭提醒她小心避让候,你们学院的人用的那个小铁球啊。输入一点灵力进去,就能炸好大一片的那个小铁球。”齐韦解释说,“上次看你们学院的人使用,感觉好拉风的。你能帮我弄几个玩玩吗?”

“你说那个小铁球啊……”司马幽月一听注入灵力后会爆炸的小铁球,一下子就知道是什么了。
“对啊对啊。我们这几天到这边的商铺找了一遍,都没见到过那种小铁球,蓝剑说这应该是你们学院研制的,还没有到外面卖。我这都要走了,只能找你了。”齐韦笑嘻嘻的说。看司马幽月不说话,他脸上的激动褪去一些,说:“这该不会是你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们学院的秘密武器,不能外传吧?”

司马幽月看他因为自己的猜测而苦兮兮的脸,一下子笑了出来。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武器。只不过胖子研发出来玩的东西。既然你喜欢,那就送你一些好了。”

她拿出几个递给齐韦,齐韦欢天喜地的收了起来。

“谢谢老大!”

司马幽月想着都送了齐韦几个,也不能不送其他人,便又拿了十几个出来,一人送了几个。

“胖子那家伙懒,我身上这东西也不多,你们不要嫌弃少。”

蓝剑他们看到齐韦要小铁球的时候,他们其实也想。但是他们没有齐韦那么直接,没好意思开口。现在幽月送给他们,他们也没扭捏,接过小铁球道谢。

“老大,这真的是胖子研制的?”齐韦好奇的问。

“对啊。这东西这世上就只有胖子一个人会。算是他的独家产品。”司马幽月现在说。

她刚才一听齐韦说那天曲胖子小球的威力,再看是的咸明朗他们那神色,就猜到他们到这里来的原因恐怕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这个。

不过他们人还不错,给他们一些这个,也没有什么大碍,还能给胖子做一下宣传,何乐不为。

“好了,小弟,我们该走了。”齐韦的一个哥哥催促道。

齐韦哦了一声,看着司马幽月说:“老大,我先回去了啊。到了中围后记得来找我。不要把我忘了,不然我会伤心的。”

司马幽月看齐韦眼里的不舍,拿出两个玉瓶,说:“这些东西送你。”

“这是什么?”齐韦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丹药味扑鼻而来。“好浓郁的丹香!老大,这丹药肯定很贵重吧?”

“还好。”司马幽月说。“留着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能拿来保命。”

齐韦将东西收起来,重重的拍了一下幽月的肩膀,说:“老大,你对我真好!感动死我了!”
齐韦的另外一个哥哥属于实干型的,看到他还在磨磨唧唧,拿出破界符,打开一个空间通道,说:“走了。”

齐韦见空间通道都打开了,知道不能再拖了,和他们说了声再见,跟着两个哥哥离开了。
司马幽月见让他尽快把所有的业务知识都传授给新当选的领班空间通道关闭,屋子里的强大气场才散去。

“齐韦的家族应该很强吧。他那两个哥哥,气场真大。”她感叹了一句。

蓝剑点点头,说:“是中围的一个强大家族。”

司马幽月随后又和他们闲聊了一会儿,听他们说了一下红头岭新势力的划分,然后才告辞离开,回了学院。

蓝剑他们看到了她的情况,也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信息,在第二天便离开了天府城。

司马幽月连夜赶了回去,因为想着想着事情,她一时忘了做伪装,于是一到内院,就被还在外面走动的学生围了个正着。

好在这个时候大多的人都在修炼或者休息,在外面的学生还不是很多,她应付了几句后快速开溜,躲回了离园。

那些学生跟着她到了离总想赢大钱园,看到她进去后才不甘心的离开了。

司成群地游在水中马幽月站在离园里,拍拍自己的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些家伙也太疯狂了,哪里有身为老生的他有些欣喜若狂样子。”

“刚刚煮好那是你也不像新生的样子。”苏小小出现在她面前,笑望着她。

“唉,看来下次出去还是要小心点,至少要等这风头过去了再说。”司马幽月说,“对工作队在贫协会成立的社员大会上宣布了几条:原有的几个干部为“四不清”干部了,大师兄呢?”

“屋里睡觉呗。“你怎么打孩子?他还那么小啊”苏小小说。

“也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情。”司马幽月说,“那我等他明天醒了再说吧。”

明天顺便去把假请了。
“他说你回来了我们就去找他。走吧,”

司马幽月看苏小小这样,看来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他们上楼的时候顺便敲了敲韩妙双的门,很快她便开门出来了,跟着他们去了姜俊哲的屋子。

“好了,小师弟到了,姜俊哲,说说你的打算吧。”韩妙双抄起一把椅子便坐下。

司马幽月看看她又看看姜俊哲,有什么事情,要等她回来了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