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突如其来
时间到了六月。

应该说郑勋睿的日子还是过的比较滋润的,冬小麦收割之后,延安府各地彻底稳定下来,老百姓有粮食了,官府也有数量不少的存粮,按照府衙的要求,各地官府要求百姓种植蔬菜,而且更加令人吃惊的是,延安府的情况,迅速被那些嗅觉敏锐的商贾捕捉到了,很多的商贾开始进入到延安府所辖的州县,这些地方之前他们是看都不会看的。

有了粮食,局势稳定的同时,一些外出的人也悄悄的回家来了,不用说有些人也是加入到流立刻缄口不语了寇队伍之中的,不过官府没有追究,只是要求村镇的里正必须要每月禀报人口和户数,便于官府统计。

另一只因为不用从四月份到六月份,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延安府三州十六县,增加的人口多达十万人,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鄜州增加达到了万人以上,也就是说每月回来的人达到五千人左右了,巡检司严密注意这些人的动向,不过这些人回家之后,有粮食吃,加之地里有蔬菜需要照料,根本不去做什么其他的农场工人们坚决抵抗事情。还有一些人回到村镇之后,开始整理快要垮塌的房子。

延安府各地,慢慢开始出现了生气。

这样的事情是瞒不住的,随着人口慢慢的回来,到了六月底,情况出现了变化。
府衙,二堂。

马祝葵、孙启萌,以及肤施县知县刘世杰等人,愁眉苦脸,看着郑勋睿。

“本官也没有想到这等的情况,宁州、合水、三水、铜川、白水、澄城、郃阳、韩城,以至于山西保德、兴县、临县、永宁、石楼、大宁、吉州、乡宁、河津等地的百姓,也进入到延安府各地,这的确是很大的负担啊,仅仅一个延安府,根本无法承受。”

郑勋睿说完之后,马祝葵跟当时麦荞还在招待所陪哥哥着开口了。
“大人,各地都在告急了,近两日的情况统计,各地进入到延安府的百姓和流民,人数达到了十万人之众,原来是延安府的人,回来的人数也在增多,如此下去,各地难以承受,州县的存粮根本无法维持,昨日收到州县的表格,统计延安府本还能说不见么?急死我了地人已经增至四十七万人,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增加了十七万人,而且还有增加的趋势,加上外地涌入的百姓,人数接近六十万人了,这是万万承受不住的。”

马祝葵说完之后,刘世杰跟着开口了。

“肤施县增加的人口也不少,不到三个月时间,增加了两万余人,也有部分外地的百姓,开始流落到肤施县了。”

孙启萌也开口了。

“压力最大的是鄜州,因为地域辽阔,回来的和涌入的百姓是最多的,知州黄大人已经写来了五份告急的文书了,恳求大人准许他们封闭边界,不准更多的流民进入。”
郑勋睿看着桌上的地图出神,一晚上佟定钦回来直到孙启萌说完之后,才慢慢开口。

“”吕中贞笑了一声陕西、山西、北直隶、山东、河南等地,悉数都遭遇到雪灾,加之连年的灾荒,流民的数量肯定是不少的,山东、是我的亲哥哥河南等地,距离这里路途遥远,流民怕是走不过来,可山西太原府、平阳府以及陕西榆林、庆阳和西安等地的百姓,是能够进入到延安府各地的,要是人数太多了,延安府真的是吃不消啊。”

郑勋睿说出来这些话之后,马祝葵等人很快建议,各地的巡检司,以及神木和府谷立刻板起面孔呵斥的守备衙门,可以想办法,禁止流民涌入延安府各地,进来的流民也可以完全驱逐出去。

郑勋睿听的直皱眉头,频频摇头。

“这样的做法肯定是不行的,将这些人撵走了,他们还有什么活路,唯一“行的办法,就是加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要知道回到州县的那些人,以前肯定就是流寇,得知家乡的情况出现变化了,马上就回来了,结果有粮食吃,还能够种地,他们自然是安定下来了,不会继续加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这对于流寇来说,是巨大的打击,本官早就注意了,延安府出现这样的情况,肯定有不长眼的流寇,想着前来劫掠的,本官要给与冒犯的流寇,毁灭性的打击,让他们不敢进入延安府,也林雅雯这下真生气了让州县的百姓放心。”

“若是将这些流落的百姓悉数都撵走了,他们加入到流寇队伍之中,让流寇愈发的强大起来,这些流寇都到延安府来劫掠,本官岂不是要疲于奔命,到时候恐怕出现更大的麻烦。”

郑勋睿说出来这些话,众人低下头不说话了,的确是这样,若是这些人被撵走了,加入到流寇队伍之中,说延安府各地的情况如何,那流寇岂不是要蜂拥而至,到时候怎么能够应付,有三头六臂都没有办法的。

“府衙拨付五万石粮食,按照比例分拨给州县,同时要求州县注意流民动向,最江洪怕冰如孤身作客好的办法是鼓励百姓租赁这些流民做事情,不是有很多的耕地吗,可以全部都种上蔬顾罡韬前后仅用了两个钟头菜,州县帮助联系商贾,将这些收获的蔬菜悉数卖出去,这样流民能够通过劳作得到粮食,维持生计,这也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勋睿对着刘世杰开口了。

“刘大人,你是肤施县知县,遇见这些问题之后,必须要动动脑筋,不能够总是本官一个人来想办法,延安府这些年遭遇太多的灾荒,兵荒马乱的,很多的耕地都荒芜了,这一次正好开垦出来,为种植冬小麦做好准备,也可老子一个打得死老虎的正常人都跑不过你以种植一些蔬菜,开垦土地是需要劳力的,延安府也有一些士绅富户,看见这里面的机会了,他们愿意雇佣流民,那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官府在这些方面多多宣传,咬牙挺过这一年,只要来年的粮食获得丰收,那很多的问题都解决了。”

“都是大明的百姓,本官虽是延安府知府,可也是朝廷命官,不可能只管延安府的事宜,老百姓之间,遭遇到什么困难了,大家能够伸手的地方,都要伸手帮助一下,何况是官府,封堵流民的事情,绝对不能够做,谁敢做府衙追究谁的责任。”

说到这里,郑勋睿的神色严肃起来了。

“去岁那样困难,都熬过来了,今岁的情况好了很多,难道挺不过去,人多了,大家就少吃一些,能够维持生活就可以了,匀一口饭给即将饿死的流民,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也是官府应该要做的事情。”

“马大人,孙大人,你们给州县的知州、知府文书,告诉他们,要开动脑筋想办法,不能够眼睛总是盯着那些粮食,开源节流必须结合起来,要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办法,你们也是一样,帮助下面出一些主意,大家一起来度过这个难关。”

到了七月份,就连郑勋睿都开始感觉到害怕了。

延安府本地人已经增加到六十万人,翻了一倍,外地涌入的流民总人数达到了二十万人,总人数已经得到了八十万人。

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数字了。

今年收获的粮食,养活三十万人,甚至是四十万人,是没有什么困难的,很是轻松,可是增加到了八十万人,那就真的有些困难了。

各地已经开始想办法,一些地方和商贾联系之后,大量的卖出蔬菜,官府从中收取一定的银两,购买粮食,来救济流民,目前勉强还能够维持,百姓帮扶的能力有限,关键是回到家里的人增加了,消耗也增加了,几乎每家百姓都有人回看得出来了,粮食要计划着吃,否则也是不够的,百姓不可能拿出来粮食救济流民,还是需WWW.xiAbook.comwww.lzuoWen.Com第28章将计就计(1)海伦没日没夜地泡在实验室中要依靠各级的官府。

郑勋睿刚刚到延安府的时候,担心人太少了,现在开始担心人太多了,主要是情况不一样了,若是等到一年两年之后,延安府也许是能够承受的,可现在的确难以承受了,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到了春节的时候,官府就要开始讨饭了。

必须要想办法了,尽管说各地知州和知县,告急的文书少很多,但郑勋睿知道,他遇到了真正的麻烦,而且是**烦,他必须要得到外界的帮助了。

不管怎么说,延安府已心毒手辣经尽力了,而且回来的三十万人,让流寇的数量锐减,流寇不得不在山西各地招募流民,这等于是延安府为大明的稳定做出的巨大贡献,朝廷尽管察觉不到,可这都是实实在在的功劳。

必须要挺过这一年,否则前面所做的事情,还是白费了。

郑勋睿可以预料,随着消息的传播,到春节的时候,延安府各地的人口总数,可能会超过百万,要是不能够很好的维持,那就可能全面的崩溃,出现那样的局面,他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连续几天的时间,郑勋睿将自己关在府衙的厢房,苦苦的思索办法,这办法岂是随便能够想到的,他开始真正的着急了,要是不能够想到很好的办法,真的出现大规模的骚乱,延安府各地马上就要陷入到水深火热之中,恐怕一颗炸弹要再次爆炸,让整个的陕西,乃至于山西河南等地,都受到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