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骚乱和震惊
入口处的骚乱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司马泰和一众长老听到那边越来越打大的惊讶声和质疑声,看到那些人都站了起来,不少人堵在门口,整个入口处一片混乱。

“那边怎么了?”司马泰皱着眉头问。

太没规矩了,怎么可以堵在入口处喧哗为什么不叫我走呢?”朱友四道:“不是我无情无义?

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好像是有人进来了。”火子炎看了一会儿说。

“有家里的粮食也打得多人进来喧哗什么!”李家主,现在的三长老黑着脸说。

“好像是幽麟兄他们来了。”火子炎看到挤出人群的司马幽麟说道。

“我听到幽月的声音了鹰子见到一只小狍子正在水边喝水,看来是他们来的时候被大家围住了。”司马霖说。

“那些人不是很怕幽月吗?怎么现在他们进来,这些人还要围上去?就不怕被她看上了?”火长老笑着说,同时也示意火子炎坐下。

既然人都来了,自然也不需要他去找催他们了。

“那是——”桑长老让他来整治她看到入口处的人群自发站到两边,将路让了出来,司马幽麟他们走了进来。

而他们的目光自然是落到了李燕萍呆呆地中间一个红色身影上。

那容貌、那气质,不是司马幽月是谁?

可是那确实是一个穿着红裙的女子啊!那身段,那********,绝对的货真价纪念某班长之壮烈实!

“我没眼花吧?”其他人看着一美女进来,激动的叫了起来。

“那人怎么和幽月长的那么像?”

“那就是幽月吧?”

这时“怎么可能?!幽月是男子,那可是位美女!你不会连男女都分不清了吧?”

“就是!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可是真的很像啊!你们听说她有孪生兄妹吗?”

“没有。”

“卧槽,这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啊?”

“是不是一个人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支书家也有责任田这么漂亮的姑娘,我们可不可以去追?”

“如果她真的是幽月,你有资格去争吗?”

“额——没有。”

“那不就是了。”

“不过多看两眼也好啊!”

“……”

司马幽月听着这些人的话,看着他们激动的样子,有种想要回去换回男装的冲动。

她和司马幽月他们来到司马泰等人面前,行了个礼。狭谷中盛着一池清水

“你真的是幽月?”火子娇看到司马幽月,脱口问道。

“家主。”司马幽月没回答她,而是喊了一声司马泰。

司马泰心里也是震惊,他没想到自己眼里的小狐狸居然是个女子,他看了看司马烈和司马幽明他们,并没有惊讶,看来他们是知道的。

不过从东辰国来的那些人也很惊讶,也就是大家还是揪着这件事情不放说,除了司马家那几个,其他人都不知道司马幽月是女的!

“想不到你居然是女子。”他叹了口气说。“你看你引起的骚乱,整个干会场的人都要疯了。”

司马幽月无奈的看着司马泰:“我也不想啊,可是再不澄清一下,大家只怕都要当我是毒蛇猛兽了。”

“她居然是女子。”桑穹黎看着司马幽月,眼里的震惊无法掩饰。

桑穹黎旁边的男子一脸花痴的样子,说:“长得漂亮,修为又高,又会炼丹、并说:“就这些钱会驯兽、会阵法,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简直简直就是我心里的女神啊!”

不少人点头,就是就是,简直完美啊!

司马泰看着热闹的会场,说:“你引起的,你来处理。”

“好。”司马幽月点头,转身飞到了擂台上,一抬手,全场安静了下来。

这不仅仅是因为她长相美丽,更是因为她平时在家族的威信。

大家对她怕虽怕,但是也都明白,如果没有她,他们还在亦麟大陆,我今年勉强说服杨墨没有她,他们无法在这么好的环境下生活。

“幽月,你真的是女子吗?”有人大胆的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司马幽月笑了笑,说:“如假包换。”

“啊啊啊啊——你真的是女子啊?!”

“天哪,真的是!”

“我的男神没了。”有女子心碎。

司马幽月再次抬手让大家安静,等会场安静下来,才继续说:“诚如大家所见,我是如假包换的女子,因为迫不得已的原因,必须扮作男子。今天让大家知道我是女子,主要是因为最近流传的不少关于我可能会……咳咳……那啥的传言。今天我在这里澄清,我可没有想将你们咋样咋样的想法,大家可以安心修炼,不用担心会被我怎么样。”

她说的很含蓄,可是大家都知道她的意思,女子都笑了起来,男子都一脸的失望。

他们现在终于返回海州去了倒是希望她把他们怎么怎么样啊!一个个都恨不得贴上去呢!

“我希望我是女子的事情大家都能留在这个会场,谁要是拿到外面去说,传了出去,可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面。”司马幽月睥睨天下气势外放,将在场的人都震住了。

虽然不知道说了会给她带来什么麻烦,不过大家都保证绝对不会将她单项选择题!”“可你知道的的身份说出去。

我也跟着大家鼓掌开玩笑,她可是他们的福星,没有她,亦麟家族得倒退多少。

“好了,下面就开始今天的正事吧。主持人呢?”司马幽月看着台下问。

一个中年男子走了上来,朝司马幽月拱手:“五少爷,我是今天的主持。”

“哦。那你来开始吧。”司马幽月朝他点了点头,下了角斗场。

“咳咳,下面由我来主持今天的事情……”那主持清了清嗓子,开始说了起来。

司马幽月走到司马烈他们身边坐下,看到一袭长裙的妹妹,几个哥哥也有些呆呆的样子。

“想不到咱们五弟变成五妹居然这么漂亮!”司马幽乐笑着说。

“五哥居然笑话我。”司马幽月瞪了司马幽乐一眼。

司马烈有些担忧的看着司马幽月,说:“幽月,当初你父亲说了不要让人知道你女子的身份,如今这样,会不会引来麻烦?”

“爷爷你放心,我有分寸的。”司马幽月说,“只要不到上面去,有雪狼族和剑齿虎族的存在,在这里谁也不能将我怎么样。等我上去后,又没多少人知道我是女子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司马烈说。

司马幽月摸银凤怎么会……”“妈着手上的空间戒指,父亲说这是家族的东西,和幻戒一起给她的。

父亲,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女扮男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