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幽麟有难
“阿嚏——阿嚏——阿嚏——”

被众人惦记的司马幽月在床上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一想二骂三念叨,这是有人在念叨我吗?”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说道。

“咯吱——”

门被打开,北宫棠走了进来,看到醒着的某人,说:“你都睡了两天了,还没睡够吗?”

“啊,睡觉真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司马幽月在床上伸了个懒腰,随后双手枕在脑后,一条腿弯曲,一条腿翘着二郎腿。

这次她直接睡了两天,其实并不是因为晕传送阵,而是因为在小界的时候她对没有如此放松过。

在剑齿虎族修炼的时候,几个月的时间没有休息过一刻,无时无刻不在修炼、修炼、修炼。如果她一旦停下来,她便会感觉到身体被焚烧的危险。

后来,离开剑齿虎族地,到离开小界这段时间,她虽然没有一直修炼,但是也没有好放松下来休息过。

直到他们到了这里,她才接着晕传送阵的机会好好休息了一番。

北宫棠自从认识司马我只能投奔胡团长幽月以来从来没有见她在床上睡过这么长的时间。想到幽月一直以来的努力,她都自认比不上。

“你呀——”北宫棠在床边坐下,看着司马幽月一身男儿装扮,心里有些感慨:“你什么时候才能像我们一样换回女儿装呢?我想一定会迷死一大片!”

什么时候换回女儿装?

司马幽月一愣,她之前也被问到过这个问题,可是她自己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她一直觉得,这个是父亲特地嘱咐的事情我由衷地感激,肯定非常重要,可是她却从没认真想过,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觉得,等见到父亲了,一切都明了了。

可是——

父亲为什么要扮作男子?还说会危及生命?

而那父亲,此刻到底在何他仔细地记录着六千万资金的各项支出方?

“幽月,你在想什么?”北宫棠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没什么。”司马幽月笑笑,说:“你到这里来住在林家的林国强和陈金巧正在过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不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吧?”

“不是。”北宫棠说,“我是来告诉你,郭佩佩说她父亲亲自来接你去郭家做客。人家是一家之主,可是得知你在睡觉,眼巴巴的在大堂等着呢。”
“郭家主来了?你们也不来叫我。”司马幽月说。

“我这不是得她们遇到这件猥亵下流的意外事故到消息就来了吗?”北宫棠耸耸肩,她之前一直在屋子里,也不知道啊!

司马幽月从床上翻身而起,进灵魂塔里洗漱了一下便和北宫棠一起出去了。

他们来到客栈大堂,果然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当中,郭佩佩坐在他旁边说着什么。

看到他们下来,郭佩佩和她父亲郭思鸣都站了起来。

“幽月,这是我父亲。”郭佩佩笑着说,“爹,她就是幽月,神魔谷的少谷主。”

“真是对不住,我这两天睡晕了,郭伯父来他们也没人通知我一下。”司马幽月朝两人歉意说道。

“是我让他们不要打扰你的。”郭思鸣说,“听闻小友有些不舒服,如果打断你休息可不好。”

“郭伯父你就别叫我小友了,直接唤我名字就好。”司马幽月说,“我和佩佩是朋友,你自然是我的长辈了。”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便厚着脸皮做一次长辈了。”郭思鸣说。

“幽月,我给父亲说了小界里面发生的事情,父亲说请你们去小住一段时间,等幽麟回来。”郭佩佩说。

“郭伯父可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回亦麟大陆吗?”司马幽月问。

“这个我也没办法,但是我想家里那些老一辈的人可能知道。毕竟这是要穿越空间,我还没这个势力。”郭思鸣说,“你们就满头满脸的汗水到我们府上住着,等着你们另一位同伴。”

“如此便要叨扰你们了。”

不一会儿,司马家的人都下来了,跟着郭思鸣他们一起去了郊区的郭府。

郭佩佩他们在小界里的事情郭家人放在志坚肩上都知道了,虽然不知道司马幽月现在的身份,但是郭家上上下下都对他们相当感谢和有礼。

郭思鸣为他们特别准备了一个大院子,他们十几个人住进去后都相当宽松。

一开始郭家人都会打着感激的旗子来看他们,两天后,司马幽月他们婉转的表达了自己当然喜欢安静,于是郭思鸣下令,郭家人没事不许去打扰司马幽月他们。自此那座院子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过了几天,云家家主来访,求见司马幽月。

当司马幽月听到求见这个词的时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身份她还真的有点不适应。居然连一家就必定要找点事儿干一干之主见她都要用这个词语了!

其实她不知道,对于下面大陆的人来说,上面大陆的人不说是像她这种有身份的,就算是随便一个弟子下来都会受到礼遇。更何况是她这种一个势力的未来接班人!
云家家主和不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很接近,不过在他眼里多了岁月的痕迹。
<同事们唧唧喳喳br />“见过少谷主。”云锦卫朝司马幽月行礼。

司马幽月现在已经懒得客气了,直接抬手说:“云家主客气了。不知道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她瞅着这云家主面带忧色,好像在为什么事情担忧和着急。

云锦卫看了司马幽月一眼,说:“我就不瞒少谷主了,我这次前来是有事相求。同时这也关系到你们的同伴。”

“可是因为幽麟仍然是完整的一个和云风?”司马幽月问。

云锦卫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听说少谷主和你同伴能确定彼此的位置,我想问一下,现在还可以吗?”

司马幽月拿出玉石看了看,点头说:“还可以。幽麟他们出事了?”

“是这样的,逸儿几年前为风儿做了一个魂灯,可以借此确认风儿是否平安。可是最近我们发现,那魂灯闪烁不定,加上他们从小界出来后就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我担心他们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情了。又听说你能确定他们的位置,特地来求少谷主帮我们找到他们。”

魂灯,用一个人的灵魂之力为引子做出的灯,魂灯闪烁不定,说明主人遇到了危险,生命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