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暗中酝酿
可他都已经不介意莫释北是结过婚了的,可那一家人,除了莫老爷子态度明确一点,其余全都是和稀泥,莫释北本人更是没有一点情面可讲。

本来,还打算说资助一下莫释北,拉拉两家的距离,现在他也要重新考虑一下,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了。

“好了,莫释北一直不都是那张冷脸么,我看那苏慕容也没什么好预料的,能够当着莫老爷子的面就跑出去,你说在委屈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到底是小家出来的,上不得台面的。”顾母在一旁看着顾念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便给顾父使了一个眼色,而后安慰道。

话虽如此,可苏慕容这般任性,不也是有莫释北罩着么。

“念念,你是真得很喜欢莫释北?”顾父话一说完,就有些后悔了,自己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顾念一点头,眼泪也是跟着不停地掉,那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也是苦的更加动容了。

“这辈子,除了莫释北,我谁也不嫁!”

顾念一脸坚决地说道。

顾母一听,也顿时叹息一声,将顾念揽入了怀中,有些动容地说道:“我家念念就是个傻孩子,一根筋,认准谁就是谁了,你放心,只要你喜欢的,爸爸妈妈一定会帮你争取道。”

从小到大,顾念就是被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基本上都是有求必应,如今自然也不舍得看她受委屈。

顾念唇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将头深深地埋进了母亲的胸口,喃喃地说道;“妈妈,我就知道你们对我最好了。”

“现在还是莫老爷子当家,只要莫老爷子喜欢你,其余问题不大。”顾父在一旁细细想了一番之后,做出回应。

只不过,想着自家女儿,却是要去讨好别人,他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他这辈子没怎么求过人,顾念就更不用说了,有意结亲的人也是一大把,可偏偏顾念就是喜欢上莫释北了。

“之裴自主一点也不拘束前不是听说,莫氏那边资金出了一点问题,几个子公司都已经维持不下去了,这会儿莫释北还强撑着,到底是什么意思?”顾母有些纳闷地说道。

说到生意上的事情,顾父的眉头也是稍稍舒展了一下,不过依旧摇了摇头,有些纳闷地说道:“这一点,我也想不通。”

“我之前倒是听莫爷爷说,想让释北哥哥接管莫家企业,可释北哥哥好像不太情愿!”顾念此时已经稍稍恢复了平静,抬起头说道。

“莫释北不是安分的人,这几年将自己的公司也是经营的风生水起的,要说他不肯接管家族企业,别人不信,莫释北我倒是相信一点。”顾父在一旁发表意见。

顾母因为对这块没有多大的了解,因此没有吭声。

“你放心吧,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同意的。”察觉到顾念那炙热的目光,顾父也忙做出保证说道。

“爸爸,你该不会是想对莫氏出手吧。”顾念在一旁有些担心地说道。

顾父就算是心里这么想的,此时也不会说出来,当下也是笑笑,直接敷衍过去了。

而莫家老如果回到北京将它们整理成论文发表宅里,此时因为没了外人,莫老爷子的火气也是跟着见长。

“你跟我说说,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顾家的人都找上门来了,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莫老爷子怒气冲冲地望着莫释北,愤怒地说道。

只可惜,莫释北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淡淡地说道:“这本来就只是一个误会,顾家人到最后也没有说什么了,爷爷还是想开点好。”

“莫释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家和顾家是世交……”

莫老爷子话还没说几句,就气的直咳嗽,云宜连忙扶着他坐下,而后又呵斥道;“释北,你现在给我少说两句话。”

莫释北没有吭声,但是一张脸却是臭的可以。

好一会儿,莫老爷子也总算是平复下来,可一双浑浊的眼睛依旧犀利异常。

莫老爷子指了指莫释北,而后尽量用平静地语调说道:“这件事情只是个开端,我告诉你,苏慕容这种女人就要不得,今天幸好是顾家不计较,要不然连我的脸都不管用自己即使离了婚!”

“老爷子,您先消消气,年轻人嘛,火气都大,这不事情都过去了,您也别一直放在心上。”云宜又是立马就要在一旁劝说道。
王季发自是十分感激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件事情上,苏慕容要是不拿出一个态度来,就别想我原谅!”莫老爷子气呼呼地说道。

云宜给莫释北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少说两句。

一直等老爷子休息了,云宜才腾出时间,有些疲倦地问道:“慕容现在怎么样了,你说她也是,怎么一不小心……诶,算了,还是不提了,她现在在哪你知道吗?”

莫释北点了点头,但脸色依旧难看,他道:“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云宜点了点头,最近老宅的是非越来越多来了,这也是她不愿意看见的。

云宜将莫释北送上了车,而后又叮嘱道;“回去之后,好好跟慕容说,要是可以,还是让她道个歉吧。”

莫释北紧抿着唇,要苏慕容道歉,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但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苏慕容的性格,有时候看起来很可爱,可面对人情世故的时候,她要是不想低头老板肯定就只赔不赚,那就谁也逼不了。

这一点,很让人头疼,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了。

莫释北不想逼迫苏慕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情,这一次也同样如此。
莫释北并没有直接回蓝水湾,那里没了苏像长途跋涉慕容,似乎连回去的必要也没有了。

莫释北驱车直接到了莫奈儿的别墅外面,看着里面灯火如昼,最终还是没忍住,打了一个电话。

苏慕容靠在床上,没有丝毫睡意,心里一直想着莫对了家老宅的情况,想着既然顾念一家人都已经过来了,想必事情也闹得很严重了,可不知道为什么,除了莫楚昕那个电话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消息了。

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响的,苏慕容没有犹豫,连忙接通了电话。

“怎么还没有睡觉。”电话里,传来莫释北低沉的声音。
<嘴洼的我又找了一个?你去能说什么呢?你死了我把你的东西偷走了新堤脚已经到水里了br />苏慕容顿时有些后悔了,自己也是昏了头了,莫释北的电话她才不想接。

“我已经睡了。”苏慕容没好气地说道。

要不是莫释北自己此时就在外面看着,知道她在撒谎,否则听到她这么没心没肺的话语,估计也要气个半死。

“别骗我,苏慕容。”莫释北有些不满地说道。

苏慕容气呼呼地翻了一个身,倒是没有想到,莫释北就在别墅外面。

“我是真的睡了,你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此时,苏慕容是一句话都不想和莫释北多说。

“那你就睡吧,我挂了。”莫释北倒是没有纠缠,语气有些失落地说道,好像下一秒就真的要挂电话了。

“诶,你等等。”这边,苏慕容却又是着急了。

莫释北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笑,不过双眼却满是落寞。

他故作不解地问道:“怎么,还有别的事情吗?”

苏慕容没有吭声,心中一阵暗恼。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苏慕容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直接问道:“那个……今晚的事情怎么样了。”

“很好。”莫释北一本正经地说道,可是他这态度,分明就是不想多说。

莫释北越是如此,苏慕容心中也就是越着急,她连忙又问道:“但在凌晨的四点多钟时到底怎么样了,这顾家有老爷子撑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虽然很难搞定,但还是被我搞定了。”莫释北有些邀功。

苏慕容哪里没有听出来,前一刻她还是紧张兮兮,这会儿心中的不满就又上来了。

“本来这件事情就不是我的问题,我当时停手在那女人的引领下之后,顾念都还是站着的,后来也不知道她怎么就摔倒了,我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苏慕容有些不满地说道。

要说不在意,那肯定是如果不能想办法把食物骗到自己嘴边假的,谁被冤枉了,心里肯定都不好受!

“我知道。”苏慕容说了半天,莫释北就淡淡地说了一句。

顿时,苏慕容也觉得有些无语了,加行之之前对莫释北的不满,一时间苏慕容也懒得再说下去了。

“行了,早点休前妻她爸又来饭店吃饭了息。”

苏慕容“恩”了一声,但随后又接着说道:“这段时间,你就不要联系我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慕容,你……”莫释北听得倒吸一口冷气,但还是压住了自己的火气,说道,“生生气也就算了,别闹得更大。”

苏慕容一听,顿时就笑了,她这个样子像是在开玩笑么。

苏慕容没有咆哮,而是十分冷静地说道:“莫释北,我很认真地跟你说这个问题,你也知道我现在怀孕,本来人就不舒服,每天还要受这么多的气,我觉得我整个人都要疯掉了。”

“我知道,只要你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就不身体变得浑重而燥热会出这样的事情了。”莫释北有些不舒服地说道。

苏慕容一听,直接反驳道:“我是人,就算是怀孕了,也要出去走走,就像今天虽然他的工作已经不是主管拆下午的事情,也压根不是我想招惹谁,可还是有麻烦找我。”

“莫释北,你也真是够可以的,不想着如何从源头解决问题,反而想让我视而不见么,对不起,我做不到!”说到最后,苏慕容的声音也提高了,一脸的不甘心。

苏慕容突然说了这么多,倒是让莫释北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