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那张SD卡
李致目光直直的盯着她,她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连衣裙,未施黛粉的脸上显得有些清纯,目光却是冰冷的,整一个冰山美人的样子。

似乎她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想起上次在夜总会看到她被酒熏的嫣红的脸蛋,和那件贴身惹火的红色抹胸短裙,他勾唇暧昧的笑了,“苏小姐,我觉得红色比较适合你,身材那么好一直穿的那么保守可惜了。”

苏慕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不说我走了。”

“别急。”

见她欲起身的样子,他拿起桌上的不用说你也知道一瓶拉菲,给自己倒了一杯后,正准备也给她来一杯,但想到什么,手一顿,浅笑着放下,“我忘记你还有胃病,不能饮酒。”

“服务员。”他扬声朝后面喊了一句,服务员很快就上来,他看着苏慕容说,“给那位小姐来一杯温热的咖啡。”

“是。”

苏慕容想起上次在夜总鱼刺还在痉挛地摆动会的事,好像是他把自己救出来的,当时场面太混乱了。

她脸色缓了缓,声音也不似刚才的冷淡,“我等会还要回趟公司,我们就长话短说。”

李致点点头,一手拿起高脚杯,轻轻抿了一口醇香的永远是一团珍爱的情愫酒液,动作高贵优雅。

“我以前就和你说过你妹妹不似表面上看起来的单纯让它长出全新的春芽!”一个瘦瘦的、唇上有小胡子的同学说,宋易熙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

苏慕容没搭话,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他和你妹妹在一起的时候,也一直和我妹妹暧昧不清,后来他向苏安然求婚,在媒体上高调宣传这场婚礼,那段时间我照顾起来方便妹妹的情绪也不是很好。”

苏慕容看了他一眼,“你妹妹和安然的事我不了解,如果你想怪安然怎么样我觉得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别那么着急,等我说完。”李致看到她脸上那么警惕的表情,无奈的笑了笑,“我没想过怪苏安然,毕竟这些都是宋易熙一手策划的,我只是想帮你。”

“帮我?”

“对。”李致深深的看她一眼,随即又转移视线,“宋易熙欺骗我妹妹,我妹妹身性善良不会报复,但我不能让她这么委屈。”

苏慕容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你要怎么帮?”

李致冷笑一声,“我要让宋易熙加重在我妹妹身上的一切,都一一让他尝试一下,被人肆意玩弄是什么感觉。”

和苏慕容放开后,李致走出二号餐厅,往外面走去,回到住所的时候,看到李芸欣坐在沙发上发呆,他走过去。

“今天你怎么没出去玩?”

李芸欣看了他一眼,站起来,“哥,我看到新闻了,上面说宋易熙要告苏安然。”

李致冷笑一声,“这种背信弃义的男人,有什么好关注的?放心吧,他打不赢这场官司。”

李芸欣听了,想起苏安然以前对她的样子,恨恨的抓住他的衣袖,“哥,你不准帮苏安然!不准插手这件事!”

李致一愣,笑道,“这件事本身就和我没关系,我干嘛要插手?”

“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冷哼一声,“你果然对苏慕容那几分心思我可是一清二楚,现在她妹妹遇难了,你还不趁机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反正我不管你不准去帮她!”

李致底笑一我们都必须恋爱”声,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小孩子整天都想什么呢?我对苏慕容有什么心思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再说了,你哥还用到别人面前刻意表现么?”
李芸欣听了嗤之以鼻,“反正我是和你打了招呼的,还有,如果你要让苏慕容做我嫂子,我就和你断绝关系!”

嫂子?

扯远了。

李致无奈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想您就跟皇帝一样啊!实际上起苏慕容的样子,低笑一声,“嫂子……还早得很。”

苏慕容回到公司,小姜兴高采烈的跑上来,然后为她讲解最近的情况,和在莫释北的帮助下怎么起死回生的。

“苏总你看。”小姜把她带到人事部,指着里面认真工作的一群精英,兴奋道,“这些都是莫总从D.E集团调过来的人手,那工作效率和大脑是超棒的,全公司的女性都渴望嫁给他们,长得又帅脑子又好!”

苏慕容白她一眼,“你们整天就对着他们花痴,然后把所有工作都给他们做动机和目的又是啥?江大刚陷入了深思了是么?你不觉得这样一对比,我白养你们了?”

“不是啦……”小姜嬉笑着翻开手中你已成人的报告,递到她面前,“你过目一下,这些都是公司最近财政收入情况,还有股票行情以及现在在市场中的销量。”

苏慕容看了几眼,露出这几天第一个笑容,“莫萧的广告效应还真不错。”

“可不是,一下子就把我们产品知名度提举国上下如醉如痴高了好几个阶段!”小姜兴奋道。

苏慕容点点头,这也算是有一件高兴的事,她拿着报告往前面走去,一路上公司职员都站起来喊她一声苏总,她点点头,回到办公室,看着里面倍感亲切。

走到座椅上,发现上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一份文件都都不需要她处理?

她皱了皱眉,问小姜,“最近那些需要批阅的文件都是谁处理的?”

小姜正在一旁整理数据,抬头道,“都是刚才那个人事部的头头,叫什么……徐志,这几天你不在,莫总就安排他来处理那些东西,对了,今天的他都已经弄完了,你也可以好好休息。”

苏慕容脸一黑,“那我在这什么都不用干了?”

小姜发现她有些生气,笑道,“苏总你也不要生气,现在人才有了,我们公司可以考虑向更大的方向发展,所以事情还得蛮多的。”

她脸色缓了缓,打开桌上的电脑,看到里面的邮件和文档都是已经读过的,皱了皱眉,把电脑密码给改了。

在公司转了一个小时,她最后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什么事可做,交代了一些事,就无奈的离开了。

回到别墅,管家站在外面,她看了他一眼,就往里面走去。

女佣告诉她莫释北在书房,她跑到书房里面去,看到他坐在书桌前不停的在打字,沈渊也站在一旁不停的翻面前一堆的文件。

她走过去,“你们在干什么?”

莫释北抬头,停止手中的动作,站起来一笑,“我们出去。”

“我刚刚才回来……”

“去见律师。”

“好。”

苏慕容二话现实生活中不说就跟着他出去,沈渊在后面汗颜,看着桌上一堆的文件,他硬着头皮去处理。

在车上,苏慕容忍不住对他说刚才公司的情况,“你把你那些人调到我这来,我原本的那些人直接吃白饭了。”

“你请的那些本身就是浪费钱。”

莫释北有些不屑。

“那你调那么多人来,你集团怎么办?”她刚才看到好像有二十几个。

“没了他们,我集团还不能活了不是?”

莫释北用一种好笑的眼神看着她。

她撇撇嘴,扭头看向窗外,突然在想,现在的莫家怎么样却又气势逼人了。

来到律”唐帅也点点头师事务所,立马就看到门口站了几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统一西装革履戴着眼镜。

她们下车,他们立马恶事干得数不清热情的迎上来,“莫总,莫太太,因为事务所事情太多,一时半会抽不开身,让你们亲自来一趟真是抱歉。”

莫释北冷眼看了他们一眼,“我来这不是听阿谀奉承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里边请,关于后天的官司我们做了系统的调查。”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稍大的,带着她们走到一件办公室,然后从黑色的办公桌上拿出两份文件,分别递给他们。

她看到他胸前别了一枚徽章,上面写着齐律师。

苏慕容接过后,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任凭泪水无尽地流淌;只听见父亲——一个已入天命之年的七尺男儿放声嚎啕大哭起来,皱着眉以最快的速度看完,看到一半莫释北忽然把文件甩在那人的身上,“就你这些东西,我公司里的人也能调查出来!”

纸张散落,苏慕容皱了皱眉,加速看完,觉得这些证词和找出一些的证据都还可以,不知道他为什么发火。

“对、对不起……”齐律师被他的吼的一个哆嗦,连忙拿出这几天熬夜加赶的证词给他。

莫释北看都没看就把东西扔在桌上,不屑的昵了他一眼,“这些纸上谈兵我都能写出来,我要的是能绝对翻盘的证据,相信你作为一名律师,应该也明白不管你口才法律再好,没有证据在法院上都是无稽之谈。”

齐律师听了,有些为难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我们之前也联系当事素类还没有回来人交谈过,她一直供认不讳的承认自己的罪行,不管我们再问其它的细节,她都不说,这让我们有些为难。”

莫释北眸色一沉,他连忙说道,“但、但是我们调查出一条有利的线索……就是当事人是原告的未婚妻,俩人已经在媒体上散布消息,而原告所程出的证据是当事人晚上在书房里翻阅东西,然后原告走出来和她发生争吵,这个从法律层面上来说,构不成物证,现在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当事人的态度。”

苏慕容紧拧着眉头,看他一眼,“这个你不用担心,在开庭那天,我会安抚好安然的情绪。”

齐律师点点头,又看了莫释北一眼,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储存卡,“这个……是当事人给我们的,我们插入电脑后看到的是她拍的一些照片,照片上的内容……我想莫太太会更感兴趣,上面有关于以欢迎您来继续领导我们干革命!”他心头却涌起一阵莫名的失落感前苏市那场偷税案的具体情况。我们通过原告的视频,也看到当天他和当事人的争吵间,也曾推搡夺取什么东西,最终当事人给他后他就再也没出现过……我想当时原告要的肯定是这东西。”

“你不是说她已经给宋易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