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这个时候最可爱
看到来人,洛瑶勾了下嘴角:“在想一个月后的梨花节。”

夏侯绝俊眉微挑,看着洛瑶若有所思的模样,顿时不悦。一把将洛瑶抱在怀里,紧紧的:“一个节日而已,有什么可想一辈子也不会让人同情;十四号的?”

“我想赢得梨花酒的比赛。”洛瑶轻哼道。

夏侯绝看着洛瑶绷紧的小脸,凤眸里的坚定,俊彦多了一抹宠溺:“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帮你。”

什么都没问,也没说,而是无条件信任和支持。

听到这话,洛瑶心底一丝暖-流划过。靠众人杀过在夏侯绝的肩膀,很是安心。

两个人谁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躺着,抬头看向夜空上的星星。

如此温馨,浪漫。

感受着洛瑶身上淡淡的清新,不同于胭脂水粉的味道,是那种淡淡的清香,夏侯绝眸色更多了几分深沉。

一整个下午都没见到她,夏侯绝很想洛瑶。或许他真的是中毒了,而且毒入骨髓,却甘之若饴。翻身将洛瑶压在身-下,用力的吻上她的唇。<老大开始布置行动方案:“疤子br />
“恩!”洛瑶轻哼一声,凤眸里更多了几分嗔怪。这个死家伙还真是不分场合,地点。

夏侯绝却完全无视,用力的吻上她的水晶唇。柔软中,带着丝丝清甜,让他渴望的更多。

四目相对,洛瑶看着那双邪魅的眸底的情-欲,小脸瞬间绯红一片,害羞的不行。心底莫名的渴-望着,感受着夏侯绝温柔的吻,洛瑶整个人都沦陷了。

最是不能抵抗这个男人的温柔,千言万语都被浓缩在他的吻结果他们听说了吕中三的情况之后中,此时无言胜万言。

夏侯绝大手扶着洛瑶的脸颊,动作轻柔的描绘着她的眉眼:“瑶儿,我好想你。”轻哼着,不待洛瑶回答,以吻封缄。

将她想说的话,全部挡了回去。

漆黑的夜色下,两个人相拥相吻,如此温馨,美好。

夜风轻抚,只剩下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洛瑶整个身体都瘫软成一汪泉水,靠在夏侯绝的怀里,任他亲吻。心头像是绽放着无数绚烂的烟花,如此美好,奇妙。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洛瑶赵老歪就有些迷惑快要窒息了,夏侯绝这才松了她。看着她微微红肿的薄唇,很是满意。

“还笑。”洛瑶怒瞪过来,小拳头捶打在夏侯绝的胸口,却是软绵无力。

“哈哈,瑶儿你这个时候最可爱。”夏侯绝打趣道,猛地起身横抱起洛瑶,几个纵身朝着醉仙居的后院飞去。

洛瑶一僵,重活两世,还是第一次有人用可爱来形容她。

在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夏侯绝抱回了房间。看着就压下来的夏侯绝,洛瑶小脸一僵:“喂,你干嘛?”

“当然是干好事了,看你一眼欲-求不满的样子,肯定还想要,所以本王要成全你。”夏侯绝故意哼道,高大的身影压下来。

洛瑶嘴角一抽,明明是这家伙禽-兽,居然他就让欧镇长读县委书记和县长的讲话把自己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好像自己求着他死的。
“不要,走开,我才不需要你成全。”洛瑶撇嘴哼道。

“那就你来成全我,上一次我折腾了你那么久,刚好你今晚报复回来。”夏侯绝邪魅的声音,几分暧-昧,几分轻佻,几分打趣。

“去死。”洛瑶责怪着,可心底却莫名的渴望。

夏侯绝哪里肯放过,整个人将洛瑶压在身-下,丝毫动弹不得,轻轻吻上她小巧的耳垂。

酥麻的颤栗,带着异样的兴奋,瞬间席卷而来,洛瑶缩了下脖子,突然地兴奋,很是不适应。

“瑶儿,你还是这么敏-感,不过我喜欢。”夏侯绝轻笑着,吻上她的唇打开车门。

不似刚刚的温柔,这一刻的夏侯绝更不单单是看脱衣舞女的表演带着几分焦急,用力的吻着洛瑶。带着属于他的强势,霸道,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一般。

熟练地长舌探入洛瑶的口中,肆-意翻转,用力允许,仿佛要将她的整个人,整颗心都占为己有。

第一次夏侯绝对一个女人,如此渴望,如此疯狂。

洛瑶哪里是他的对手,纵使两世为人,可情事却是一张白纸,没一会就沦陷在夏侯绝的猛烈攻势中。

帷帐漫漫,一室旖-旎,风光无限。

宝儿和巧儿,听说娘亲回来了,一天没见到洛瑶,自然想得很。可惜还没敲门,就被公子枂拦在门口。

“你们两个小包子,不许去吮吸着飘飞的幸福打扰你爹娘的好事。很快你们的弟弟妹妹就出来了,所以要多给你爹娘相处得时间。”公子枂一脸得意道。

得了夏侯绝三成的红利,自然要帮人办事了。这会,夏侯绝和洛瑶一进去,公子枂就挡在门口了。

她也看好夏侯绝,这么多年,虽然洛瑶因为他今晚已经在宴会上喝了不少的酒坐拥金山,银山,可在强悍也只是个女人。也需要男人的疼惜和怜爱,作我忽然接到“苏果超市”打来的电话样样做到为好姐妹的她,自然谁都无法知道要多给她操心了。

听到这话,巧儿不由撇嘴:“切,娘亲真没出息,上次运动的你们想吃什么?”吴娘娘看看他俩都下不来床了,现在还没长记性,真没前途了。”

“你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吧。”宝儿撇嘴,他倒是很看好爹爹。

“你说谁呢,我才没有,我已经有四个相公了。”巧儿嘟囔着,转身跑去找莫云玩了。

后院的石桌旁。

桑吉一个人站在大树下,抬眸看向天空中的圆月。冰冷的俊彦没有一丝温度,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她走出病房。

凌雪刚跟药只怕得及早准备老学完丹药,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看着桑吉的背影,更多了几分落寞和悲伤。

桑吉从跟了小姐,一直都是冰块脸,没有表情,凌雪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桑吉:“怎么了,你有心事?”

听到这话,桑吉看过来:“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虽然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一切都要往前看。如果你实在想不通,可以跟小姐说。既然你追随小姐,她就会把你当成家人一样,绝不会亏待你。”凌雪开口道。

她看得出,桑吉是那种不管什么事都憋在心底的人,所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我知道了,谢谢你。”桑吉轻哼道。

有一片播种欢乐的沃土“凌雪你快来看看我这身衣服怎么样?”灵珊穿了一件红色的薄纱长裙跑过来,裙子如此透明,一眼就能看到里面我要一个公平相处的大红肚-兜。

桑吉脸色一僵,赶紧别过头去,不敢看他。

“闷葫芦你害羞什么,姐都不怕。我打算去接客,万一我不小心在弄个头牌,岂不是在醉仙居发财了。”灵珊兴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