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6017395"></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值
“清扬,周大人和温大人之间产生冲突了,满朝文武都知晓了,真的是不可思议啊,记得会试和殿试的时候,两位大人之间是亲密无间啊。”

也只有郑勋睿和杨廷枢之间聊天的时候,才会相互如此的称呼,其余人见到的时候,嘴上称呼的都是大人了。

“清扬,你明日就要到翰林院当值,尚不知朝廷这段时天麻麻亮的时候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原吏部老妈拉着我坐在沙发上尚书王永光大人被皇上罢免,据说是参与到锦衣卫卖官鬻爵的事情里面,被温大人揭发出来,皇上大怒,当即裁撤,左都御史闵洪学大人出任了吏部尚书,南京左都御史陈于廷大人出任左都御史,礼部尚书李腾芳大人致仕,翰林学士黄汝良大人出任了礼部尚书,最为轰动的是内阁辅臣钱象坤大人和兵部尚书梁廷栋大人,被皇上斥责为纳贿营私,也被皇上罢免,兵部左侍郎熊明遇大人出任了兵部尚书,据说钱大人和李大人被皇上裁撤,乃是周大人弹劾的。”

“哦,朝廷之中变动了这么多的大人啊,那翰林学士如今是谁啊。”

杨廷枢看着郑勋睿,气不打一处来。

“清扬,我就是提醒你注意朝中变动的情况,你关心翰林学士干什么啊,以为关心顶头上司就有什么好处啊,算了,翰林学士是沈忠仁大人,是从山西调遣来的,我也不是很熟悉。”

“淮斗兄,你这样的态度可不行啊,朝廷那么多大人的变动,与老赵你我没有太大的关系,你是翰林编修,我是翰林修撰,都是在沈大人麾下做事情的,若是自恃学识不错,不能够尊敬沈大人,可是马上要吃亏的。”

杨廷枢瘪了瘪嘴说老天爷要来雨,不屑的开口了。

“晚了,你休沐两个月,我休沐一个月,好事情早就让别人顶上去了,翰林编修陈于泰大人,刚刚到翰林院当值,就得到了进入文渊阁参与机密的差事,你我就老老实实的去编修史书资料吧,也好,能够好好看看奏折,多学习学习。”<就在此刻br />
能够进入文渊阁参与机密,是翰林修撰、编修和庶吉士最为羡慕的差事,也意味着前途不一样,至少此人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得到提拔。

郑勋睿笑了笑,没有继续开口,按说这进入文渊阁参与机密的差事,应该是到他头上的,毕竟他是从六品的翰林修撰,但安排其他的人也不算是错误。

“哼,得知这个安排之后,很多人都不服气,你是三元及第她恨自己,又是翰林修撰,凭什么让陈大人参与文渊阁机密事务啊,这样的差事不安排你,还真的是应了有些人说的话了。”

“说什么话啊。”

“都说陈大人和周大人是姻亲的关系,族兄陈于廷大人又成为了左都御史,背景如此的强硬,参与文渊阁机密也就不算什么了,想想也是,只能够怪你的运气不好。”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人家有背景,你我也没不接受这份感情也没有道理有办法,明日我去当值,首先还是拜会沈大人,这可是必不可少的礼节,再说我究竟做什么事情,也需要沈大人安排的。”

翌日一大早,郑勋睿就到了翰林院,远远的看见杨廷枢正在等候。

两人点点头,没有说话,径直进入了翰林院。

翰林学士沈忠仁的公房在南院,杨廷枢带着郑勋睿走到南院,站在外面等候。

“翰林修撰郑勋睿拜见大人。”

“原来是郑大人,今新村游艺部的锣鼓弦索什么时候才买日点卯当值了,本官知道你和杨大人熟悉,今日也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就让杨大人带着你四处熟悉一下,从明日开始,就开始编辑整理诸多的奏折和史料。”

刚刚上任的沈忠仁,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样子,和以前的黄汝良态度完全不一样,郑勋睿无所谓,他觉得这样的态度还是挺好的。上级和下级之间,不需要过于的亲热,当然面对心腹又不一样了,至于他自身的工作职责,别墅依山而建早就在预料之中,那就是编撰奏折和史料,让内阁能够随时调阅和查录。

坐下之后,看着眼前的文案,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种在办公室里面坐着办公的场面,他再熟悉不过了。

杨廷枢的文案在他的对面,这也许是黄大人早就做好安排的。

郑勋睿和杨廷枢两人并未在翰林院四处转悠,人家都有事情忙碌,他们两人悠闲,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只不过有一件事情让郑勋睿头疼,那就是他当值之后,就要直接负责奏折和史料的修撰事宜了,所有编修的事宜,包括归档是不是合格,整理是不是到位,最终的责任都是在他的头上,至于参与此事的,除开杨廷枢,还有诸多的庶吉士。

翰林修撰你要我做什么?”“不是我要你做这个职务,按照规矩是授予殿试状元,不过这不能够算是一个专门的职务,最多一年左右的时间,甚至更短的时间,翰林修撰在熟悉了奏折之后,就需要兼任其他的职务了,譬如说进入六部任职,或者是到詹事府等等,到了那个时候,重要的精力就没有在编撰史料的工作上面,而是直接转入到性格温柔政事方面。

这也是殿试状元能够很快得到提拔的原因之一。

前面编撰史料的事情,一直都是杨廷枢在临时负责,按说郑勋睿当值了,就应该要接手负责的。

杨廷枢也很是爽快朝辛弦微笑着点头,刚刚坐下,就准备开始移交了。

郑勋睿摆了摆手,他对这些史料没有任何的兴趣却没有转过头来,包括奏折。

“淮斗兄,你以为我是神仙啊,来了就能够做事情,这编撰史料的事宜,还是请你负责一段时间,我就是抽空看看奏折,也学习学习,至眼下已有一千人于说什么时候请你移交,放放再说。”

杨廷枢的脸上露出了苦笑的神情。

“你是修撰,本就应该负责的,我来办理这些事情,名不正言不顺啊。”

“说什么啊,陈大人可以参与文渊阁机密事宜,你也认为是名不正言不顺,如今还不是那样,所以说这件事情,就请你多多操心了,说实话,看的书太多了,再来看这些史料,头都是大的,我可是想着好好歇息一下的。”

说起辩论的事宜,杨廷枢肯定是说不过郑勋睿的,明明是该郑勋睿办理的事情,不愿意做还说的那么井井有条,好像占足了道理。

杨廷枢的文案上有奏折,这些奏折肯定是专门挑选出来学习的,郑勋睿顺手拿过来了几份,开始仔细看起来。

杨廷枢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他还要负责去指导有关编撰的事宜。

公房里面很快安静下来。

郑够不上只能在我们队里调解处理了勋睿仔细看着奏折,这些挑选出来的奏折,写的的确是不错的,很值得一看,诸多的新科进士进入翰林院,熟悉政事的最佳途径,就是认真学习这些奏折,通过奏折之中提及的诸多处理政务的办法,从中吸取到宝贵的经验,而且看奏折,不能够局限于最近几年的,视野越是宽阔越好。

郑勋睿很快沉入其中,有这样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要知道四百名报名参军的人很多进士,能够进入到翰林院的不足百人,其余三百多进士,也就是失去了阅读诸多奏折的机会,他们直接到府州县或者是朝廷各部门之后,只能够一边摸索一边学着处理政务,进士之中有关系好的,能够央求翰林院之中的庶吉士提供一些大概是做贼心虚吧处理政务方面的知识,那就算是不错了。

两个时辰的时间,转瞬过去。

午餐是翰林院提供的,这也是官吏的福利之一,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官员依靠俸禄是无法妈的生存的,就算是翰林院这样清贵的部门,官员也是有着诸多来源的,就说郑勋睿这个翰林修撰,因为管理史料编辑事宜,有着一定的权力,若是严格办事,那参与编写整理史料的编修和庶吉士,是一张纸片都不准带出翰林院去的,哪怕是自己抄录的也不行,这样想着认真学习,或者是进一步的揣摩,亦或是给与其他进士提供相关的资料,就基本不可能了,不过翰林修撰睁一眼闭一眼,也就无人追究此事,大是我看见了它家可以想办法将抄录的资料带出去了。

当然这睁一眼闭一眼,可不是随便就那么做的,众人自然是要感谢修撰大人的,至于这感谢的来源,自然有在外为官的人提供。

吃饭的时候,郑勋睿见到了吴伟业,他也成为了庶吉士,不过他没有见到张溥,据说是被吏部外派了,好像是到山西什么地方去了。

下午办公的时间就短很多了,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申时就休沐了。

一整天的时间,郑勋睿都在看奏折,他看的速度很快,挑选其中的精华,那些华丽的文采不是他需要看的内容,他重点看的就是如何处理具体的政务,特别是站在宏观的角度上面,如何的处理这些事情,以及如何给朝廷提出来准确的建议等等。

杨廷枢文案上面的奏折,他看了大半部分,以至于杨廷枢回来的时候,目瞪口呆,这些奏折杨廷枢足足看了半个月的时间,都还有部分没有看,郑勋睿仅仅一天不到的时间,就看了大半部分了,这真的是太不简单了。